1. <form id='Ubumau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Ubumau'><sup id='Ubumau'><div id='Ubumau'><bdo id='Ubumau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当前位置:心情随笔网>文言文>孟子> 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节

            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节

  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节》文言文全文

            孟子曰:“有天爵者,有人爵者。仁义忠信,乐善不倦,此天爵也;公卿大夫,此人爵也。古之人修其天爵,而人爵从之。今之人修其天爵,以要人爵;既得人爵,而弃其天爵,则惑之甚者也,终亦必亡而已矣。”

  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节》全文翻译

            孟子说:“有天然的爵位等级,有人间的爵位等级。建立人与人之间相互亲爱的关系、选择最佳行为方式、忠实、诚信,乐于帮助别人而不厌倦,这是天然的爵位等级。做到了公、卿、大夫等职位,这是人间的爵位等级。古代的人着重修养天然的爵位等级,人间的爵位等级也就会随之而来。如今的人着重修养天然的爵位等级,目的是为了获得人间的爵位等级。一旦取得了人间的爵位等级,就抛弃了天然的爵位等级,真是糊涂透顶了,结果必然把一切都葬送掉。”

  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节》注释

            要(yao):即“邀”,求取,追求。

            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节》评析

            所谓“天赐”只是一种比拟性的说法,天爵实际上是精神的爵位,内在的爵位,无需谁来委任封赏,也无法世袭继承。人爵则是偏于物质的、外在的爵位,必须靠人委任或封赏或世袭。

            说穿了,天爵是精神贵族,人爵是社会贵族。

            时代发展到民主的今天,社会贵族(至少在名份上)已日趋消亡,而精神贵族(按照我们这里的特定含义,而不是通常的意义)却长存。

            回过头来说,孔、孟又何尝不是他们时代的精神贵族呢?

            “忠信仁义,乐善不倦。”

            这样的精神贵族,即使是在我们这个平民化的时代,是不是也多多益善呢?

            我喜欢(0)

            0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六节的评论

          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